中文
中文EN

聊聊CD3+CD4-CD8-T细胞

发布日期:2020-08-26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 雷德生物

我们在使用流式细胞仪检测外周血单个核细胞(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,PBMC)时,是不是常会发现CD3+T细胞的比例稍高与CD4+T细胞与CD8+T细胞的比例之和?这是因为在CD3+T细胞中,不仅含有CD4+CD8-T细胞和CD4-CD8+T细胞,还含有少量的CD4+CD8+T细胞和CD4-CD8-T细胞,如图一。

图1  PBMC流式分析

那么,我们现在先来认识一下CD3+CD4-CD8- T细胞到底是什么细胞?

CD3+CD4-CD8- T细胞主要有两类:一类是CD4-CD8-双阴性T细胞(Double negative T cell,DNT细胞),另一类是γδ T细胞。这两类T细胞的共同特点是都不表达CD4与CD8(少数位于肠道的γδ T细胞可能表达CD8α);不同点在于细胞表面的TCR不同,DNT细胞的TCR是由α和β两条肽链组成的,而γδ T细胞的TCR是由γ和δ两条肽链组成的,如图2。因此,DNT细胞的表型是TCRαβ+CD3+CD4-CD8-,而γδ T细胞的表型则是TCRγδ+CD3+CD4-CD8-。

图2  T细胞分化发育过程(图来源网络)

(1)DNT细胞属于T细胞的一种亚型,在正常人体内,DNT细胞数量极少,仅占外周T淋巴细胞的1%-2%。对于DNT细胞的起源,研究虽多,却未有定论。根据研究成果,总结出DNT细胞的来源包括:

①DNT细胞可以通过胸腺内特殊途径分化成熟;②DNT细胞经过非胸腺途径的内分化途径成熟;③DNT细胞经过特殊环境由外周T细胞直接分化而来;④因为可能存在不同亚型的DNT细胞,所以可能存在多种不同的成熟细胞通路和分化途径。DNT细胞来源不同,其所产生的细胞因子亦不同。胸腺来源的DNT细胞产生大量的IL-10,而从血液或外周淋巴器官获取的DNT细胞并不产生IL-10,而是分泌大量的IFN-γ、TNF-α和微量的TGF-β。


(2)DNT细胞具有调节免疫应答能力。DNT细胞不仅在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器官移植免疫方面起着重要作用,还具有抗肿瘤作用。例如,在自身免疫性淋巴增生综合征(ALPS)中,DNT细胞明显增高。在ALPS的诊断标准中,其中一个必需标准是淋巴细胞计数正常或略增高,但CD3+TCRαβ+CD4-CD8- 双阴性T细胞比例增高(≥总淋巴细胞的1.5%,或≥CD3+淋巴细胞的2.5%)。DNT细胞在系统性红斑狼疮(SLE)的病人中高于正常水平,且可产生IL-4和IFN-7。这些功能类似Th的DNT细胞可协助CD1c B细胞产生IgG。DNT细胞可通过Fas/FasL途径、颗粒酶/穿孔素途径和分泌细胞因子等方式来杀伤肿瘤细胞。此外,DNT细胞在体外被激活后可产生IL-4和IL-10,这显示其可能具有一定的抑制性免疫调节功能。


(3)γδ T细胞是一类不同于αβ T细胞的T细胞亚群,占T淋巴细胞的1%-10%。γδ T细胞主要分布于外周血以及肠道、呼吸道、泌尿生殖道等黏膜组织和皮肤,外周血中的γδ T细胞约占人体总γδ T细胞的90%以上。γδ T细胞多为CD4-CD8-表型,但位于肠上皮内的γδ T细胞会表达辅助受体CD8α。γδ T细胞在生物进化上比传统的αβ T细胞早出现,可能在生物进化出适应性免疫的早期就出现γδ T细胞了,因此γδ T细胞既保留了先天性免疫的特性,又有适应性免疫的特性,被认为是先天性免疫和适应性免疫的“桥梁”。
γδ T细胞有独特的抗原受体,识别抗原不受MHC限制,主要识别CD1分子提呈的糖脂、某些病毒的糖蛋白、分枝杆菌的磷酸糖和核苷酸衍生物等,因此γδ T细胞是一类CD1限制性T细胞。活化的γδ T细胞可通过释放穿孔素、颗粒酶和表达FasL等方式杀伤病毒感染细胞和肿瘤细胞,还可分泌IL-17、INF-γ和TNF-α等细胞因子来发挥免疫调节作用和介导炎症反应。早在1989年,已有报道指出γδ T细胞参与机体对结核分枝杆菌( 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,Mtb) 的免疫应答,γδ T细胞被认为在抗分枝杆菌免疫中起关键作用,在Mtb感染后,受到Mtb抗原刺激的γδ T细胞迅速发生活化,发挥保护性免疫的作用。


虽然γδ T细胞在外周血中数量很少,但结核杆菌低分子多肽抗原、热休克蛋白70多肽、异戊烯焦磷酸(IPP)和帕米磷酸钠(PAM)等均可有效地诱导γδ T细胞发生增殖,IL-2具有协同对γδ T细胞的促增殖作用。


参考资料:

1. 陈福祥,陈广洁 主编教材. 《医学免疫学与免疫学检验》.

2. 吴丽娟 主编教材. 《临床流式细胞学检验技术》.

3. 张竹虚,张丽. αβ-TCR+ CD3+ CD4- CD8-双阴性T细胞:一种新发现的免疫调节T细胞[J]. 现代免疫学,2004,24(1):5-8.

4. 李稳霞,张栋,李照,等. CD4-CD8-双阴性T细胞在B细胞介导免疫反应中的作用[J].免疫学杂志,2015,31(2):171-175.

5. 陈晓菊,覃秀玉,谢桂容,等. γδ T淋巴细胞在呼吸疾病中的研究新进展[J]. 广西医学,2019,41(19):2475-2501.

6. 习燕,苗天雨,万涅科,等. 不同磷酸化合物扩增外周血γδ T细胞的效率及条件优化[J]. 细胞与分子免疫学杂志,2014,30(8):868-871.


官方微信
全国服务热线:
82113921

地址:广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揽月路80号科技创新基地D区7楼、G区6楼